笔趣阁 > 穿越之贫民王妃 > 第162章 “南皇,南王妃求见”

第162章 “南皇,南王妃求见”

?热门推荐:
????南皇正在殿前听那凌贵妃弹琴,便听到了门外有人传话。

????“南皇,南王妃求见?”

????那南皇放下手里的酒杯,从昨日开始,同那南王相关的事情都让他头疼,他捂着的额头,蹙眉,说到,“不见!”

????“是!”来人退下。

????“皇上,不要如此忧伤,臣妾看了后难过的。”那凌贵妃走向南皇,娇媚地脸上显露的是一脸的担忧。

????那南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怎能不忧?郑最疼爱的儿子竟然与叛臣勾结!”

????“皇上,在南王的府邸没有搜罗到相关罪证,你还要什么忧愁的呢,你南王不过是有贼心无贼胆,最主要的是现在你已经将他擒住了,万事大吉啊!”那凌贵妃给那南皇递上了一杯美酒。

????那南皇看着酒杯,情绪好了一些,“还是美人懂得郑!”

????说着那南皇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却没有看到那酒杯背后凌贵妃那凶恶的眼神。

????“让我进去!”

????还没等那南皇咽下那杯酒,殿外又吵闹了,伴随地是木门的撞击。

????“您不能进去,王妃……王妃……”那太监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末了,那小凤就出现在殿内!

????是的,她小凤竟然闯了南皇的寝殿!

????你小凤嗅到了浓烈的酒味,已经那浓烈的刺鼻香水味,她只感觉鼻子一直刺激,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你就是南王妃,从灵州来的商女?”那凌贵妃盛气凌人地站了起来,斜眼看了小凤。

????“参加南皇!”那小凤见同南皇行礼,这次转身回答那凌贵妃,“是!我正是南王妃!”

????“大胆!竟敢私闯郑的寝宫,我看你活腻了!”那南皇大怒,指着她大骂。

????那小凤跪在了地上,“南皇息怒,此次闯宫确实是我不对,但这事情紧急,我不得不这么做!”

????还没等小凤说完,那凌贵妃就插话了,“好一个事情紧急,若是人人都像你这么事情紧急,是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入南皇寝宫!”

????那南皇大怒,当即喊人,“来人啊,将这个无礼的女子关进大牢!”

????那小凤一听,急了,从口袋拿出来一块玉佩,说道,“南皇,看在这块玉佩的份上,你是否愿意听我几句,待我说完,您如何处置我都可以。”

????那南皇瞧见了那块玉佩,他倏地站了起来,那块玉佩是他赏给南鸫寒,当年才十四岁的南鸫寒为了救他,竟然只身替他挡了一箭,南鸫寒佩戴的玉佩因此被震碎,而南鸫寒也身受重伤,后来那南皇便命日做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给南鸫寒。

????“玉佩为何在你这里?”那南皇坐在凳子上,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怒气,有的是对自己儿子的思念。

????“南皇,请您看在这块玉佩的份上,请问几句!”那小凤再一次强调。

????那南皇抬眼,瞧着那玉佩,良久,他嘱咐那凌贵妃出去,“贵妃,你先下去吧!”

????那凌贵妃自然不愿意出去,但她知道分寸,只好狠狠地看着小凤,出去了。

????“你有什么话经管说吧!”那南皇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恳请南皇放了南王,竟然他的府邸没有发现任何他叛国的罪证,您就应该放了他!”那小凤直言不讳。

????“大胆!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你知道就你上面说的几个字,我就能治你死罪!”那南皇大怒。

????“若是您要治我死罪,何等容易,方才我闯宫就已经是死罪,我岂怕加一条死罪!”那小凤说道。

????“你……”那南皇被她这么一说,反而不知道如何接话了。“罢了罢了,看在你是为了南王,我不与你计较,你回去吧!”

????“南皇,我此次前来求你放了南王,是为了你,为了南都!”那小凤不愿意离开。

????那南皇大笑,他从大殿的龙椅上起来,走向小凤,“为了我?为了南都?!好大的口气,那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为了我,为了南都!”

????那小凤被他这么一逼近,也不慌乱,她丝毫没有退缩,将那玉佩紧紧地握于手心,“武将军和南王本是南国的忠臣,他们为国效力,这些年早已成为你的左膀右臂,如今北国战乱来袭,您却在这个时候同时失去了左膀右臂,那着实是让北国占了一个大便宜!”

????那小凤说完,那南皇沉默了,他在小凤的面前来回踱步,神情凝重。

????“难不成我南国就靠他一个南王?”那南皇回头,歪头瞧着小凤。

????“并非如此,但北国扰乱南国之际,最该稳定军心,一致对外!”那小凤说到。

????那南皇低头,又是来回踱步。

????“竟然在南王的府邸没有搜出任何罪证,那就代表那南王无罪!”那小凤说着。

????“我岂能放虎归山,待虎长成,我还能抵挡?”那南皇回头,眼睛显露出凶残和害怕。

????“南皇,切不可听了谗言,南王决无叛国之心!”那小凤跪倒在地上。

????“你如何肯定他没有?”那南皇斜眼看着小凤。

????“就凭这块玉佩!”那小凤又将那玉佩展示出来,她说,“这玉佩他一直放在自己的书房,小心的呵护着,就像是当年小心守护您一样!”

????那南皇看着那玉佩,想起了当年他们两父子亲密无间,只是这些年那南鸫寒征战在外才逐渐疏远了。

????那南皇低头,他沉思。

????那小凤见状,继续往下说,“南王与您的关系一直很融洽,如今父子离间,恐是敌方的计!”

????那小凤一说,那南皇倏地回头,看着小凤,末了,他大声喊到,“来人啊!来人啊!”

????他这突然大喊,惹得外面的太监连跪带爬的冲了进来,还摔了一跤,这才爬起来,问答,“南皇。”

????“去!快去将那南王放了!我要见他!快去!”那南皇着急地说道。

????“是!是!”那太监又急急忙忙地低头出去了。

????那南皇来回揍几圈,又回头瞧见小凤还跪倒在地,说道,“我可以放了他,但你得留下来,因为你私闯了皇宫!”

????那小凤抬头,心里冷笑一声,默念,“你终究还是不相信南王。”

????。